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

  古天乐牵头演艺人协会将帮助处理蓝洁瑛后事

  本报讯(记者 肖扬)香港演员蓝洁瑛11月3日在家中孤独离世,其身后事备受关注。11月5日8点左右,蓝洁瑛胞姐蓝洁卿到位于西环域多利亚的公众殓尸房办理认尸手续,姐妹见了“最后一面”。香港演艺人协会会长古天乐也表达了会帮助处理后事的意愿,包括经济方面的资助。

  蓝洁卿于8时50分左右,在三名亲友陪同下抵达公众殓尸房。她戴着帽子、太阳眼镜及口罩,一直背向镜头不发一言。有香港记者问她“是否为蓝洁瑛举行悼念仪式”“演艺人协会有没有联络你”,蓝洁卿都未有回应。

  香港演艺人协会秘书长余安安11月4日晚透露,“协会将尽力提供协助蓝洁瑛身后事,包括经济上,但要视家人的意愿”。协会会长古天乐于11月5日10时发文表示,“收到蓝洁瑛小姐离开的消息后,我和演艺人协会的所有工作人员正联络她的家人提供协助,尽力去处理她的身后事。这个星期的心情实在很难过,希望蓝洁瑛小姐一路走好”。

  报告显示,欧洲超过60%的地表水未达标  欧盟多举措保护淡水生态系统

  比利时瓦隆大区居民利卡塔小时候常去默兹河游玩,他记得那时河里有很多鱼,父亲还会带着他在河边钓鱼。然而近些年他再去默兹河,河里的鱼明显少了许多。他非常惋惜地说:“默兹河流经比利时一些重要的工业城市,工业和农业污染加重了河流的负担,美好的童年记忆不复存在。”

  根据欧洲环境署发布的《2018年欧洲水资源状况和压力评估》报告,欧洲超过60%的地表水未达到欧盟规定的“良好生态状况”这一标准。其中德国、捷克、匈牙利水质最差,超过90%的水体未能达标,荷兰、比利时、英格兰大部分水质也不理想。相比之下,芬兰等北欧国家的地表水水质较好。

  水体污染会危及水生生物的生存,对生态系统和物种多样性造成破坏。欧洲环保协会水资源和生物多样性办公室高级政策专员塞尔吉·莫罗兹表示,健康的淡水生态系统对人类健康、经济发展和其他生物都极其重要。欧洲河流、湖泊和沿海流域令人担忧的状况,为欧盟和各成员国决策者敲响了警钟。

  报告的主要作者彼得·克里斯滕森表示,农业、工业和生活污染以及河流改道等是欧洲水质检测不达标的主要原因。报告显示,过量使用农药、工业废水和废弃物处理不达标等可能导致水资源化学物质含量超标,并对区域生态环境和水生生物的生存环境造成严重破坏。

  欧盟委员会环境、海洋事务和渔业委员卡尔梅努·韦拉表示,要想彻底改善欧洲地区湖泊、河流、沿海水域和地下水资源的水质,需有效地控制工业、农业和城市污染物的排放。

  当前,欧盟各个层面改善水资源状况的举措正在推进。欧盟正在建立数据库,通过公众在免费手机应用中记录并上传数据,对水资源、沉积物、水生物等信息进行测绘、收集和储存。

  一些欧盟成员国也在为保护水资源作出积极努力。欧洲的奶牛养殖业发达,但奶牛产生的牛粪中富含磷酸盐等污染物,经雨水冲刷后,会对周围地表水和地下水造成污染。为减少磷酸盐和硝酸盐的产生,像荷兰这样的乳业大国近年来已经开始控制奶牛数量,牧场主负责处理自家奶牛的牛粪,并上报数量,如超出额度还须支付额外费用。此外,荷兰还通过牛粪回收处理技术,将牛粪变为无公害肥料或燃料,实现循环利用。

  法国规定,任何造成水域污染、危害正常供水和生态环境的人,将被处以罚款甚至监禁。欧洲环境署执行理事汉斯·布鲁因克斯表示,必须共同加大努力,确保欧洲水资源的清洁、可恢复,实现淡水资源的可持续性和人类可持续发展。

  世界自然基金会欧洲政策办公室自然资源部主管安德烈亚斯·鲍米勒指出:“欧盟各国政府必须承担责任并认真遵守相关法律法规。如果不加紧保护河流,人类、自然和经济都将付出代价。”

  (本报布鲁塞尔电)

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方莹馨

  得味  吃蟹

  笑话说有人煮螃蟹吃,听到蟹脚摩擦锅壁嘎嘎作响,慈悲心大发,念道:忍一忍熟了就好了。不知多少人在家中蒸蟹,等着出锅时也有过这种想法。现在是蟹季,不说说蟹多少有点不应景。但写蟹的文章实在太多,各路美食作者,有腕儿的没腕儿的,还在的不在的,几乎没有哪位不在蟹上费一番笔墨。钩沉稽古,考论产地,介绍做法,品评味道;更有一班营销号写手,专事推介产品,弄出一篇篇文字来。不过话说回来,许他们写,也许您没看过。万一别人写的您都没瞧见,就看见我这篇了呢。

  所谓蟹季,指吃河蟹的季节,七尖八团,农历七月吃公,八月吃母。按公历算,11月初南方河蟹仍旧肥美,以今年说,现在这个时候是农历九月末,所以七尖八团也仅是大概。国人吃蟹也非河蟹一种,国产的梭子蟹,阿拉斯加的帝王蟹,肉真多的面包蟹,都或多或少地出现在国人餐桌上,但有且只有一种才有专门属于它的季节。

  现在说吃蟹,都是苏浙地区如何爱吃、会吃、善做。有个老故事说民国时从上海到南京火车要8个小时,有人从上海带一只蟹上车一路吃,到南京正好吃完。这个故事我在各种写蟹的文章里看到过,有的文章还要加上吃过的蟹壳还能拼成完整的蟹。不知这算不算对南方人食蟹爱蟹最极致的描写。

  说到蟹的产地,首推阳澄湖,其次太湖、固城湖、高邮湖……似乎所有优质蟹产地都在淮河以南。

  那么北方人就不懂食蟹,北方就不产好蟹吗?并非如此,北方也产好蟹。天津胜芳是北方著名螃蟹产地,胜芳蟹是当年天津、北京市民的心头好。老北京梁实秋先生回忆吃蟹,说北京前门正阳楼螃蟹最好,天津运到北京的螃蟹,他家有权利先挑。螃蟹养在大缸里,用鸡蛋白催肥。食客吃蟹,店家发给黄杨木小木槌木垫一套,用来敲打蟹壳蟹腿,免去手剥牙咬的麻烦。可知,蟹八件一类吃蟹工具,也非南方独有。

  除了胜芳蟹,辽宁盘锦稻蟹也好。河蟹往往与水稻并生,产蟹的地方多产稻。盘锦大米在全国可比当地螃蟹名气大得多。蟹是稻田一害,用螯剪断稻株,待稻谷掉入水中食用。为了除害怎么办?只有把螃蟹抓出来吃。古人也早发现螃蟹这个特点,并以艺术方式表现出来,不论绘画、雕刻都以蟹稻为题材。明代大画家徐渭曾画稻谷螃蟹,题诗曰,“谁将画蟹托题诗,正是秋深稻熟时。饱却黄云归穴去,付君甲胄欲何为。”

  据长辈回忆,到上世纪50年代,北京卖螃蟹的还很多。螃蟹下来,骑着自行车下街卖。买主从家里拿个盆,整盆称回去,价格也并不贵。有长辈当年生活在天津塘沽,据说拿个马灯,在下水道口都能招来螃蟹,一晚上能捉一袋子。上世纪80年代,我小时北京似乎不大见河蟹了。偶尔吃蟹也是梭子蟹。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好像才又开始吃河蟹。这时候一说就是阳澄湖的螃蟹最好了。终于在吃蟹上,北方人走到南方人后头。近年胜芳蟹、盘锦蟹慢慢又能吃到了。

  在吃过海胆之前,我一直以为河蟹是天下最鲜的食物,现在仍然认为河蟹是最鲜美的食物之一。我的味觉记忆中,鲜是一种带甜味的清爽感觉。如果用一种食物作比,我会想到宁波咸蟹,生梭子蟹用盐、酒、姜腌上几天直接食用,肉成果冻状,蟹膏是半胶质的橙黄色。吃下去,膏和肉并不用嚼,只需一吸便落到口中。很多人不接受这种食物,但它却很好地诠释了我对鲜的理解。

  以河蟹说,最能保有清甜感觉的烹饪方法现在是蒸,水中加些紫苏,静待时间成全蟹的美味。在之前煮蟹也曾流行过,河蟹典范大闸蟹中的闸字,有一种说法正字是煠(一个上海方言词,音闸),水煮的意思,大闸蟹就是水煮蟹。除去蒸煮,一切在蟹中加入各种调味品的做法,都有掩盖某种不足的嫌疑。

  鲜美的河蟹中最鲜美的部分是公蟹膏、母蟹黄。人类从来不吝惜对动物性腺的热爱,日本人以为极鲜的白子(河豚精巢)和国人钟爱的蟹膏黄都是这种饮食偏好的最佳例证。我们不但吃蟹时大啖蟹膏黄,还要把它们取出来,用猪油炒香,加入黄酒闷透,制成秃黄油。冒着三高的风险,取一碗新焖好的热米饭,浇上这胆固醇之神,让蟹的鲜味回荡在口腔和灵魂,不能说了,我要赶紧下一单秃黄油去了。

  辛酉生 来源:中国青年报